史上最“暴力”撸猫现场,6旬大爷的手技刷爆朋友圈!

对如今的年轻人来说,“吸猫片”已成日常。


走在路上,看到萌猫,都忍不住要撸两下。



我们用真心温暖它,用爱呵护它,用语言感化它,通过各种亲昵的行为来蹭它、吸它……最终就是想获得主子的爱。



在“蛙儿砸”、“蛙女儿”动辄出门一天或几天不归的当下,大眼圆脸小短腿的猫主子,就算对我们爱搭不理,至少还是我们身边那个不嫌父粗母糙的“孩子”啊!



俗话有云,每日吸猫一大口,开心活到九十九。



下面这位来自成都叫老戴的大爷,给我们这些稚嫩的铲屎官做了一个不一样的示范:一个高尚的铲屎官,是不会在乎能不能每日吸猫一大口的。


他脱离了只知撸猫的趣味,两年如一日地投喂一只被困在10米高架桥上的猫咪,而后者就在他的呵护下,一直在高架桥上波澜不惊地好好活着。


在猫咪最终被社工组织救下来前,老戴和猫咪的距离从没缩到10米以内。


说及这一切,老戴坐在小板凳上,摘了帽子,摸摸稀疏的头发淡淡地说:“年轻的时候对生命没什么概念,猫猫狗狗嘛,该咋样咋样。但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才知道,人和动物都是一样的生命啊。”  




故事要从2016年春节开始说起。


这只小猫出现在成都市青羊区三环路附近的高架桥桥墩处,原因成谜。


在距离地面10米高的地方,它连着好几天不停地对着街面“叫唤”求救。


住在附近的老戴,就是这么被它吸引过来的。



从那年正月初五开始,老戴每天都会出现在这里。


“猫猫,咪咪。”他一喊,猫咪就赶紧从桩桩上跳下来,探出小脑袋往桥下瞅瞅。“它在高上看我,我在底下看它。”


而在这一座挨着一座,大约10米高,整齐的弧度体现着建筑的“数学美”的桥墩下,老戴随即往后抡了抡右手胳膊。


看着老戴抡起了胳膊,猫咪便往后退两步。


老戴说:“它机灵得很,怕东西甩上去打到自己了,就赶忙往后缩一下。”


“咻”,老戴一甩手臂,一个小小的塑料袋便飞到了桥墩上。


等到第一袋食物稳稳落下来,猫咪又伸出头来看看。“哦,还有一包。”又赶忙往后退退,等待食物“从天而降”。


一张嘴,猫咪把今天的伙食叼起来,扒开收割食物。



两年间,投喂的次数超过700回,抡胳膊的次数,不下千回。


“每天扔两包,平均每天扔3次,你数数,是不是好几千次了。”他摆摆手,这真不能细数。


但第一次,老戴抡起胳膊,试着扔了3次,才终于成功扔上桥墩。


接着,第二天、第三天……老戴说自己已经摸索出了一套扔食上桥的方法。“胳膊先往后晃,甩两下,站的位置也是定了的。”


桥下的草坪上,老戴站着扔食物的那块草皮比旁边的秃了许多。



围绕着这只猫咪,老戴和老伴陶女士已经养成一种默契。


两年来,每天下午5点过,老戴和老伴陶女士便要开始张罗,米饭煮好了,掺上切碎的鸭肝,用小食品袋包裹好,再装上一点猫粮和水,用稍大一号的食品袋打包,袋子留出长长的尾巴。


“其他人喊它不得理,听到老戴的声音就会跑出来。”陶女士说,有时候扔了食物上去,它还会在桥墩上望着,目送老戴从桥下过了街,走到街对面的花园里,再去叼自己的伙食。


陶女士小老戴一岁,两人都是成都人,退休后,平日里就是散散步、喝喝茶,喂猫猫狗狗。


如今,他们家里的前后院子,都有小动物的落脚处。前门停着的小三轮被简单改造成小窝,搭上了塑料布,给流浪小猫遮风挡雨。院子后面栽种的花草间,制作了一个小铁笼,“以前有受伤的鸟过来,就把它养在里面。”陶女士说。


而说到老戴和这只猫咪之间的故事,陶女士说“老戴和这些动物有缘分,外头的猫猫狗狗闻到味道都跑到他脚边来。”她指着家里一只黑猫说,它身体不好,有一段时间伤口感染了,老戴连续一个月天天骑着火三轮突突突的带它去医院消毒。



救助终于开始。


2018年1月27日,一个专门救助动物的社工组织接到求助,并在桥墩上设置诱捕笼。


此前,曾有人想搭梯子去救它,但太高了,行不通。


有人想从高架桥上翻过去救它,太危险了,也不行。


一开始,搜救队员并不相信这只猫被困了两年,但在搜救中对桥缝进行清理时看到,小猫活动区域铺满了人喂食的塑料袋,清理了足足三大袋塑料口袋。 


 “这只猫没有饿到过,对我们摆出来引诱它的食物一点兴趣也没有。”搜救队员说,和其他流浪猫不一样,这只“养尊处优”的猫“不好救”。



听说有人要来救猫,老戴1月27日背着一个小胸包就来到了桥墩下。


“猫猫。”老戴喊着,一个白黄相间的小脑袋从桥缝里探出来一下,又赶紧缩回去了。


“你们今天这么多人,它可能吓到了,先不着急嘛,改天再来。”老戴和搜救队员商量着,打算过几天再来。


回到家,老戴搬了小板凳坐在茶几边和老伴陶女士说:“它在上头不愁吃喝,肯定不得进笼子。”这时,陶女士正拌好了一碗猫粮,一只黑猫腆着圆滚滚的肚子站在门口,眼巴巴的望着。


终于,5天后的1月31日下午2点多,猫咪终于耐不住美食诱惑,走进笼子,被社工组织从生活了2年的高架桥上救出,重回地面。



“猫终于救下来了,以后老戴就不用天天来甩了。”高架桥边一个商店老板娘说道。


遗憾的是,猫咪重返地面的那天,老戴因事外出没有到达现场。


电话中,老戴听说猫救下来,连说“好好好,很高兴”,回到市区会立即和家人商量一起去看看它。



按道理,他是不该去喂猫的。


老戴的腰部右侧一圈,在9年前患病时,做过切除手术。“也许你们年轻人还没体会到生命有多珍贵,我得过癌症的。”他说太用力的话,怕伤口崩开,但又觉得“要不是做了手术,原本可以甩得更高。”


对此,陶女士和家人是既理解又心疼。“有时候甩得一身汗湿了才回来,上个月感冒住院了晚上还跑过去喂猫。每天都甩,手和肩膀筋骨扭到了,经常就要痛,”陶女士说起她的担心。


但老戴随即辩解:“我还算好嘛,还没痛到弄不动了。”


有时候,老戴也会担心,自己甩不动了怎么办?可以叫门口王师傅去甩。他心里想着,但又很担心。一方面是害怕人家有心理包袱,有人觉得喂流浪猫伤面子,会被笑话。另一方面是担心其他人甩不上去,用的力度、甩的高度都是有讲究的。


好在如今猫咪终于重返地面。


老戴说出开头的那句话:“年轻的时候对生命没什么概念,猫猫狗狗嘛,该咋样咋样。但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才知道,人和动物都是一样的生命啊。”  


看完这一切,

我们只想说,

喵生得一如老戴的铲屎官,

喵复何求。



封面新闻记者 戴竺芯 摄影 杨涛

编辑  张攀

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为化名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